听新闻
放大镜
“神医”
2020-07-22 14:23:00  来源:常州市检察院  作者:纪萍

  央视《社会与法》频道(CCTV-12)庭审现场栏目播出三名被告人诈骗一案庭审及宣判全过程,至此,这起扑簌迷离、轰动一时的假冒“神医”诈骗于娟等癌症晚期病人的案件尘埃落定,而此案留给人们的思考还在延续。涉案的5名被害人案发前都已相继去世,人们或许有一连串疑问:病人及亲属大多是有文化甚至高知、精英人士,为何轻易上当?骗子究竟采用什么卑劣的手段?还有哪些幕后的东西没揭开?带着疑问笔者查阅了所有案卷,提审了三名被告人,会见了被害人亲属,去了传说中的治癌圣地大山村,通宵拜读了被害人之一海归博士于娟弥留之际写下的《此生未完成》,滤出一些值得思考和汲取的东西。

  一、

  道貌岸然——“看上去都不像坏人”

  三名被告人,权且按被害人对他们的称呼:外表温婉的陈病友,举止儒雅的杨神医,利索精干的李忽悠,被害人及亲属说,这仨看上去都不像坏人。

  第一被告人“久病成医”的陈病友,53岁,大专文化,在企业管理层干过。前些年因患乳腺癌开始烧香拜佛,在常州某小寺庙眼见几名癌症晚期病人把终身积蓄及后事托付给了老方丈,她灵光一闪:不如自己混点钞票花花。信佛的人一旦有了邪念比不信佛的下手要狠毒百倍。治病得有药方,她开始寻找合作伙伴。

  第二犯罪嫌疑人“自学成才”的杨神医,59岁,原为市某中学会计,曾因贩卖毒品罪、票据诈骗罪判刑,据他自己说“在学校当会计那会因工作清闲就翻翻中医药书,懂得一些皮毛,2003年刑满释放回原籍,开始深入研究《中医药大全》,之后给街坊邻里看看小毛小病,开开方子,都是熟人介绍,一次也就三五十元,想来钱快点多点,正好碰上姓陈的,就一起给癌症病人看病去了”。提审时他分析了自己三进宫的原因:就是挣小钱的命,只要一想挣大钱就得出事,不知足不安分才落到这样下场。

  第三被告人58岁的李忽悠与杨神医是茶馆里的知己,原在国有厂子干机修工,下岗后干过保安等,眼下无业,茶馆里呆久了,练就了一张能说会道的花甜蜜嘴。

  这日,陈病友在一家保健品小店结识杨、李,听说杨懂中医药,即动员他去小寺庙“治病救人”。不日,在李家召开三人帮第一次会议,仨“英雄所见略同”:要找就找被医院回头的(癌症)晚期病人,为了救命他们舍得花钱!

  于娟在血泪诉状上写道:金贵银贵不如命贵,癌症病人和家属是最缺钱的,但是最舍得花钱。若是说花钱能买命,病人家属就会立马卖血剜肉割肾换了钱捧给你!

  三人帮第一次集体亮相是在小寺庙,按事先分工唱起双簧,轮番忽悠俩上海籍癌症晚期女患者,陈说:“我就是(癌症)晚期,是杨神医治好的,癌细胞全没了,他救了很多人啦!”李忽悠也表现不错:“就是就是,看我,原来是胃癌晚期,老天有眼,碰到了杨神医,拣了条命……”也不怕折了自己的阳寿。模样斯文的杨神医扮演“劳心者”角色,把脉开方挺像那么回事,一旁的陈病友很happy,终于找到了最佳合作伙伴。首战告捷获利6万余元,分钱的时候仨人眼珠子都绿了:钞票来得这么容易,再接着干!

  随即召开第二次会议拟定方案:陈在抗癌协会有资源,负责招揽病人;把病人弄到安徽富硒大山村去,硒有抗癌效果,更让人相信;采用饥饿疗法+中药除癌,疗程三个月费用15万;李跟随病人留守大山村,每月“工资”3000元,其余费用由陈、杨平分。“第一次干坏事”的李忽悠担心出事,几经风雨的杨说:“估计(癌症晚期病人)坚持不到三个疗程就不行了,最后肯定去医院,死在医院里就没我们的事。”

  二、但凡谎言总有一星点儿真实的元素

  本案5名被害人中有3人跟随三人帮去了大山村接受“饥饿疗法”,即32岁的于娟、34岁的小刘、64岁的老金。

  陈病友很会出牌,出的第一张牌是亲情牌,物色的第一个“客户”就是被害人小刘的妈妈,刘妈妈退休前与陈病友同在一个单位工作。

  小刘生前为市某大酒店财务人员,2006年发现乳腺癌中晚期,经手术切除右乳,化疗放疗后病情稳定,2010年复发,在上海某大医院进行化疗。陈病友得知小刘乳腺癌复发,第一时间找到刘妈妈,现身说法:我朋友杨神医祖传30年秘方“饥饿疗法”救了我的命,赶紧带你女儿去安徽大山村,那里是治癌症最好的地方,你女儿的病保证100%治好……陈摊出一迭中英文证书,刘妈妈没见过这么多国家级世界级、来头好大的“派司”,一时被懵住了,操起电话打给女婿小张:赶紧过来,我女儿有救啦!刘妈妈说:相信陈病友是因为她真的是乳腺癌(患者),看上去真的挺好,还有那些级别老高的证书也像是真的。女儿是妈妈的心头肉,救女心切的刘妈妈拼命也要为女儿死死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但凡谎言总有一星点儿真实的元素,这些真实的部分是骗子的金字招牌,也是受骗者最容易上当的一剂迷药。

  2005年陈病友确因乳腺癌行左乳切除手术并化疗,直到案发没复发。她加入了抗癌协会,听讲座写“医学论文”,频繁参加“肿瘤研究会议”,获得中国国际技术合作促进会、中国肿瘤防治与研究联合会、世界华人联合总会等颁发的《时代楷模——共和国经济建设医学科技贡献奖》《国际肿瘤防治专家证书》《生命与健康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等证书。专案组找到发证单位负责人,都说:愿意支付费用就能参加会议,参加会议的都发了同样的证书……一堆证书里特别醒目的是烫印精致的“中国国家人才网专业人才库”授予的《国际注册特色诊疗执业证书》,就是这本证书把刘妈妈和其他被害人给彻底懵住了。专案组赴北京调查,中国国家人才网负责人说:“我们只审核申报人提交的资料是否符合入库条件和标准,不负责审核提交资料的真实性;中国国家人才网是经营性网站,不是政府职能机构。”想想,打着“国家”“国际”旗号、内容虚假的证书触手可得,满天飞,是谁的错?再想想,持有一本《国际注册特色诊疗执业证书》,那要有多少人上当受骗呐!

  在市看守所提审了被告人陈病友。

  问:你曾经是备受煎熬死里逃生的乳腺癌患者,应该感同身受患者和家属的痛楚和艰难,怎么忍心骗他们的钱财?

  陈:我没想骗他们的钱财,真的想给他们治病。

  问:你有真正的医生职业资格吗?你给癌症病人治好过病吗?

  陈:(低头不语)

  问:你经历过化疗,化疗后你补充些什么?吃些什么?

  陈:化疗后要补充高蛋白,我那会吃泥鳅黄鳝,还有蛋白粉。

  问:明知化疗后要补充营养,却用谎言让刚刚化疗的小刘、于娟她们接受饥饿疗法,眼睁睁地看着她们被折磨被摧残,于心何忍?

  陈:(低头沉默良久后抬头)我看病欠了债,每年还要吃药维持,就想弄点药钱。

  问:你自从得了乳腺癌这七八年来,一直拿着国有企业的工资常年在家疗养,享受着国家医疗保险待遇,每年地方政府还给你5000—7000元大病补贴,你的生存和服药根本不成问题,案发后查获了你20多万元的个人存款,这些你怎么解释?

  陈:(低头沉默)……

  三、骗子利用了

  人们渴望生命的欲望

  被害人于娟与小刘在上海某大医院乳腺疾病诊治中心同住一个病房。于娟,山东姑娘,复旦大学社会学系年轻教师,意气风发的海归女博士,热情爽朗,快言快语;小刘,江南女儿,常州市某大酒店财务人员,内向腼腆,少言寡语,一个屋檐下性格互补的俩姐妹同病相怜,情同手足。

  于娟的丈夫赵博士是上海交通大学副教授,长期朝乾夕惕的研究工作带给他的是标志性的谢顶,于娟昵称其“光头”,他白净纤瘦,内敛持重,比实际年龄略显老成。与其形成反差的是一张圆圆的娃娃脸、黝黑微胖、待人热情爽朗的小张。他俩互称对方“哥”,至于谁大谁小不重要,重要的是,同一种人生境遇,茫茫人海里不期而遇,两个男人的心靠近了,“两家彼此信任,彼此支持,彼此加油”只要有一丁点好的消息,必定第一时间通知对方。

  宴请杨神医当天小张电告赵博士:小刘要到大山村接受“饥饿疗法”。第二天赵博士顶着酷暑赶来与杨神医会晤。颇有世代医家范儿的杨神医知道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赵博士可不是刘妈妈,于是他把自己豁出去了:我得过淋巴癌,是自己治好的,饥饿疗法只吃芋艿葡萄,切断癌细胞供养,再中药杀灭,经我治疗的病人绝不复发,绝不转移。

  赵博士上网查阅:中医学上确有饥饿疗法记载,芋艿葡萄确是强碱性食品,癌症病人需要碱性食物调理;大山村确是中国三大富硒村之一,硒确有防癌抗癌作用……基于以上几点赵博士认为“靠谱”。为给妻子治病他一夜回到解放前,卖掉了住房,三代人蜗居在小出租屋内,给病入膏肓的妻子擦屁股时他眨着小眼睛说:“求老天让你活着,只要你能活着,我愿意给你擦50年屁股!”如果说15万三个月就能换回妻子的命,干嘛不去!他决定携妻去大山村,他说:治好她的愿望太强烈了,医学结论只能存活2年,但是我希望至少10年!

  心理学研究表明:绝境中,任何人都无法有效而妥善地处理信息。渴望生命的心理驱动,生离死别的境遇下,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换了谁都会这样做。

  小刘34岁,儿子阳阳6岁;于娟32岁,儿子土豆才2岁,一个女人最充盈最美满的年华,她们祈求儿子有妈妈,父母有女儿,丈夫有妻子。深夜小刘伏在丈夫肩头痛哭失声:我不想死,我们的儿子还小哇!于娟在新浪博客《我的2010》中写道:活着就是王道!哪怕就让我那般痛,痛得不能动,每日污衣垢面趴在十字路口上,任千人唾骂万人践踏,只要能看到我爸妈牵着土豆的手去上幼儿园,我也是愿意的……骗子掐的就是不治之症患者的求生穴道,利用的是患者亲属渴望拯救亲人的强烈欲望,更何况我国民间自古就有“小偏方治大病”传统医术的普及。

  本案另一被害人是合肥市高级工程师64岁的老老金,女儿小金在癌症亲属QQ群结识了小刘的姐姐,知道了大山村及饥饿疗法。她说父亲是肺癌脑转移,手术后经中医调理稳定一年多,特信中医,听说去大山村也是中医治疗,马上就跟杨神医通了电话,他说你父亲的病完全能治愈,我立刻决定带父亲上山。就像于娟说的,是对生命的贪欲,对,太贪了,就想让父亲多活几年,现在想想,医学结论是科学的。

  生命,之于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之于癌症晚期病人,每分每秒都弥足珍贵;而骗子们却残忍地向弥留的生命下手了!

  四、走进大山村……

  2012年9月23日一早,与公安承办人前往安微省石台县大山村,同往的还有小张和小金。

  大山村地处皖南石台县仙寓山镇境内的崇山峻岭之中,是黄山山脉向西延伸的主体,海拔高度900余米。全村50多户人家全部姓王,80岁以上老人占12%,据说50年未发现一例癌症,也未发现一例肥胖者,堪称“长寿村”“瘦子村”。说是10年前退休职工王建三因胃癌被判了死刑,他来到环境优美空气新鲜、曾下放过的大山村颐养残生。一住就是5年,劳作中虽清瘦了但双眼有神了,行动也敏捷了,去医院复查说癌肿瘤没了……亦真亦幻的故事引来了科学家们,检测得知:大山村土壤及泉水中“硒”含量高于普通土壤及水质20倍。为辨真假赵博士第一时间带回了大山村的泉水到上海检测,结果确实同前。

  “硒”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呢?科学家们说:硒元素对心脑血管及呼吸系统的慢性疾病具有辅助治疗作用;更厉害的是能清除人体代谢产生的致癌物质,因此具有防癌抗癌等作用。在百度敲打“富硒大山村”,搜索到以上内容共31900条。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科学结论是要经无数实践证实的,即便那位老王在大山村治好了胃癌,之后还有过类似的案例吗?如果没有的话,这样的报道究竟给人们带来什么呢?

  下午三点多我们先到于娟住的老王家,他妻子身穿具有民族风格的刺绣坎肩在门口迎接我们,我赞美她的坎肩漂亮,她说:这坎肩是于娟送的,是她留学挪威带回来的,今天特地穿上迎接你们,于娟回上海后还寄来很多衣服来,她是去年4月19号走的(去世),这日子我记得清清楚楚,她对每个人都那么好,想她啊!王妻流着泪深情地抚摸着坎肩,像是在抚摸于娟的手背……

  具有高中文化的老王谈吐自如:姓李的每天来送中药,给的芋艿发霉发芽了,葡萄烂得掉了串,他不管,照发。实在看不下去,于娟他们家属就下山去弄新鲜的。开始于娟还能到村里转转,后来饿得不行了,我劝过她去医院看看吧,她说就三个月疗程,熬过去就好了。我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案子的报道,之前大山村从没接待过治癌症的客人,大山村要真能治癌,医院不都关门啦!

  从老王家出来,我们去了小刘住的付英家,小张一眼看到了那只鲜红的塑料大澡盆:这澡盆还留着呢,那会看小刘站着洗澡太累,我从山下背来的,盆里放个小板凳,坐着慢慢洗,洗舒服了好睡个好觉……他触景生情,不免伤感起来……

  让付英辨认三名被告人的照片,她指着陈病友的照片说:这个女人每次一来就满村转,到处给人看病,好像她什么病都能治,跟我们女人家说吃她的药就能变美女,一直跟着(生产队)队长老婆忽悠,说吃她的药马上就能换个人,能变得全村就她最漂亮,感觉她神叨叨的……

  晚饭后就在老金父女俩租住的王强家客厅做笔录。王强夫妻俩经营农家乐,每年收受10万左右,独子在县城上高中,日子平淡而安逸。他说开始是李忽悠来联系的,一共联系了三家,没说是来治癌症。我家二楼有三间客房,小金一家住最大的,李忽悠住小间,还有一个小间空的,小金想要小刘母女来住,老李没同意。(事实是骗子们故意把三家隔离开,免得在一起识破骗局)李忽悠负责每天给病人送药,但是他从来不在我家煎药,也看不见什么药,好像是要背着病人似的,他都是到别家去煎药,噢,到我弟弟家去过……

  正说着他弟弟抱着孩子来串门,问起李忽悠煎药的情况,他说来我家煎过几天就到别家去煎了,不让我们看他的药,在屋子后面弄个煤炉在煎,也从没见过他倒药渣,不知弄哪儿去了,很神秘的样子……

  杨神医究竟开的什么灵丹妙药呢?案发后从陈病友家搜查发现,也就是百来元能买一大包的当归、黄芪、蛇床子、鱼腥草等普通常用的中草药,而非什么“名贵中药”。

  王强还说:政府搞过调查,说大山村50年没一个癌症。要知道,我们这儿老人生了病一般不去医院,一是医院太远,二是也看不起大病,就拖着,老死罢了,谁知道是不是癌症呢。大山村人确实瘦,主要是吃饭简单,很少吃肉,猪长得慢,一家一年就杀一头猪;鱼也长不大,晚饭给你们吃的小鲑鱼就一指长,所以吃东西绝不猛吃,还有遗传因素吧……

  五、伤天害理 逼取命钱……

  家人协助下于娟等三名癌症晚期病人来到梦魇之地大山村,三家分别将第一疗程的3.5万元交到陈病友手中,当晚三人帮就三一三十一分了赃。

  三人帮很会找地方,这里“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一派田园风光。清晨,三家人结伴爬上山顶,仰望蓝天旭日,衰微的生命似乎有了转机;夜晚,古亭旁廊桥长椅上,一边躺着于娟一边躺着小刘,听着桥下潺潺溪水,憧憬着有了希望的未来……美丽清新的大山村给罪恶骗局蒙上一层真实可信的面纱。

  杨神医吩咐:只能喝专制汤药,其他药一概不能用;只能吃芋艿葡萄,不能碰一滴油盐,这样才能把癌细胞彻底饿死……拿了银子的杨神医、陈病友下山到别处“巡医救人”去了,劳力者李忽悠留守大山村,眉飞色舞地说着谎:我就是这么吃把胃癌吃好的。他每顿三碗米饭,能扛起冰箱上山,这哪是生过大病之躯呐?!

  饥饿疗法20天后仨病人开始口吐白沫,杨神医电话指示:吐出来的都是癌细胞,要活命一定要坚持!饿狠了的于娟发短信给丈夫:我要背把小镰刀夜袭屋后猪圈,生吞活剥了那黑猪!老金已经不能下楼,闻到楼下饭菜香忍不住跪下祈求女儿:我要吃饭,就是死,我也不怨!为“巩固疗效”小金咬牙跺脚拒绝父亲……假期小张带儿子上山探望妈妈,小刘给儿子泡了碗老坛酸辣牛肉面,太饿了她吃了一口,李忽悠说会影响中药疗效,她立即吐了出来……

  每次陈病友上山“巡医”的重点对象就是刘妈妈,因为她看出来了,仨病人及家属中,当过企业领导的刘妈妈是主心骨,她一再忽悠刘妈妈:我就是只吃芋艿葡萄饿好的,医院的治疗一点没用,去化疗就等于送死……因此刘妈妈始终态度坚决地鼓励女儿坚持“饥饿疗法”,坚持不下山做癌细胞等各项检验。于娟说任何一位母亲都不希望儿女去受苦去死吧,小金说刘妈妈是位有能力有主见的阿姨,我和于娟不仅信任她还很依赖她,有她拿主意我们心里就踏实许多。殊不知,救女心切的刘妈妈已经一步步深陷圈套。

  饥饿疗法一个半月后小刘和老金开始咳血,李忽悠兴高采烈恭喜他们:很好很好,这是体内残血残毒哇!一旁被洗脑洗傻了的于娟还挺着急:我咋不吐血呢?……仨病人都瘦了20多斤,肌肉松弛了,原本腋下肿胀的淋巴瘤也随之松软了。陈、杨昧着良心再次践踏衰微的生命:看见了吧,癌肿瘤在变软变小,呕吐咳血是癌细胞在最后挣扎,效果出来啦,坚持到第三个疗程就能吃东西啦!陈病友昧着良心口吐谎言:我当年就是这么饿好的,看我现在什么都能吃!稳住病人及亲属情绪后,三人帮到山下大吃特吃野味去了。

  不久骗子终于松口了:可以吃点玉米啦。小金满心欢喜地飞奔到村里包下一块成熟的玉米地。为了让父亲咽得下去她变着花样做成玉米糊,玉米饼,玉米粥,一次做玉米饼,她拿起油壶犹豫了半天才狠狠心滴下一滴油,父亲已经一个半月没沾油香了……说起这些往事,小金忍不住泪流满面。

  得陇望蜀,三人帮以治疗见效为由开始第二轮抢钱,要求被害人支付下一个疗程费用每家3.5万。三家似乎觉察到了什么,统一口径拒绝支付。

  《黄帝内经》中也有“食饮有节、起居有常,净饿待食”等说辞;古籍《冯氏锦囊秘录》也说:“调食之法,宁少毋食多,宁饥毋食饱……”《苏东坡养生集》中有名言:“已饥方食,未饱先止。”总之,我国古医籍有大量关于节食的论述,是前人的宝贵经验,但不难看出,这些理论都只针对日常养生,而非治病。

  小张不顾丈母娘反对决定接奄奄一息的妻子下山,下山第9天小刘在上海瑞金医院病逝,死亡诊断为:营养不良,严重贫血,微量元素严重缺乏,肿瘤多发性转移,呼吸系统、循环系统衰竭死亡。每次祭奠小刘,6岁的儿子都要带上一碗老坛酸辣牛肉面:“爸爸,给妈妈的米饭盛满一点,妈妈要吃了牛肉面就不会被饿死了!”最伤心欲绝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刘妈妈,她一下子老了许多……料理完妻子后事小张报了案。

  小刘火化那天,小金接父亲下山,两个月后老金去世,死亡诊断结论与小刘的完全一致。小金含泪道:父亲肺癌脑转移导致视力模糊头疼,但消化系统没问题,进大山村前能吃红烧肉,可在他生命最后时刻,我却没让父亲吃上最喜欢的红烧肉,恨透了伤天害理的骗子……

  于娟与老金同一天下山,赵博士背起妻子下楼,李忽悠拦住他们:第二个疗程费用还没交呢!丈夫背上奄奄一息的于娟变幻出樱木花道那富有杀伤力的眼神直逼李忽悠:刘姐是怎么死的?!告诉你,张哥可不是我们这样百无一用的书生!……经上海瑞金医院全力抢救于娟暂时缓了过来。有一种意志在激励她,那就是知识分子的脊梁,她“强撑这千疮百孔的病体”在新浪博客写下《我的2010》,揭开罪恶的骗局,她的博客戛然而止在她33岁生日那天——2011年4月2日,她最后写道:“拼命上黄山活命的结果是下了黄泉。同志们,请围观真正的愚昧。我,我,我,请围观我的黄山受骗记。我是周身满目疮痍的晚期病人,同时我是混头晕脑上当受骗的典范。切切不要走我的路……”17天后,她不甘地撒手而去,至今为止,她的博客点击率800多万,于娟说哪怕有一个人看到我的博客,从中吸取一些什么,值了!

  六、

  法律 终于

  给

  被践踏的生命一次庄严地尊重

  “饥饿疗法”摧残下三名被害人相继去世。杨神医、李忽悠感觉到大事不妙,特别是曾二进宫的杨神医生怕再出事,就有了金盆洗手的意思,不再抛头露面“治病救人”。戴着佛珠的陈病友却一点没闲着,她早有撇开俩哥们自己单干的意思,还在大山村时她就跟于娟套近乎,说是杨神医的药方她都有,以后她可以单独开方治病,于娟没理她的茬。这下好了,可以甩开膀子自己干啦,她揣着那些证书以专家级医生的身份四处“巡医”,叫来“表哥”仲某(另案处理)做托儿,继续向癌症晚期患者伸出魔掌。

  有了大山村的经验教训,陈病友的胆子更大胃口也更大了。2011年2月陈病友在常州癌症协会结识乳腺癌晚期患者48岁的叶阿姨,称自己“正在北京攻读医学博士,认识专治晚期癌症的专家,现在国际上只有这一种方法能彻底治愈癌症,就中医汤药加药膏贴敷,一个疗程21天癌细胞全部消除。挂个专家号就要20万,就说你是我亲属,我出面12万能搞定,癌症治好后到安徽大山村去康复疗养一阵就没事了”。之后陈通过吉林省梅河口市个体肿瘤诊所获取膏药及处方,高价转给叶阿姨,几十元的膏药经其过手变成500元一贴,她隔三差五亲自到叶家更换膏药送去熬好的汤药。叶阿姨被她的“热情”打动了,支付给陈11万余元。只是喝了中药后上吐下泻,陈说“是正常反应,不用去医院检查,磁共振一次要2000多元,别白扔钱”,二个月后经磁共振检测叶阿姨癌肿瘤非但没消除还更加严重了,人已经不行了,叶阿姨强撑病体在丈夫顾先生陪同下到派出所留下最后陈述笔录,一周后病逝。

  癌症晚期的治愈是世界性难题,发展到晚期一般不可能完全治愈,这个时候病人最需要的是减轻痛苦,提升生命质量,在温暖平和中走完人生。顾先生说姓陈的不仅仅骗了钱,还瞒着良心让病人遭受巨大的痛苦,导致病情迅速恶化,伤天害理啊!

  陈病友以同样手法诈骗57岁的乳腺癌晚期患者谈阿姨及亲属,并要求一次性付清费用11万元。一个疗程后谈阿姨做了磁共振检测,陈病友拎着片子还壮着胆子大忽悠:看,肿瘤小了许多,只剩下一个小结节了!谈阿姨女儿小陆将片子给多名医生看,这才知道肿瘤根本就没变小。小陆以为母亲看病为由将陈病友约至家中,被早有准备的派出所民警当场抓获,杨神医及李忽悠相继落网。

  三名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同时触犯非法行医罪及诈骗罪,依据我国刑法“从一重处断原则",即依照行为触犯的数个罪名中法定刑较重的犯罪处罪定刑的原则,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对三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法庭上,三名被告人竭力狡辩,公诉人向法庭宣读出示了确实充分的证据,有理有据地反驳了被告人的无理狡辩。区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8年、有期徒刑5年6个月、有期徒刑2年,罚金2-8万元。三名被告人对判决不服,均提起上诉。

  被害人亲属们把判决书摆放在亲人灵位前:安息吧,法律终于给不甘的灵魂一次告慰,给被践踏的生命一次庄严地尊重。未来的铁窗生涯也将告诫三名被告人:什么是廉耻,什么是人性,什么是国法!

  编辑:潘登  

上下篇导读

 · 跳跳族
 · 抑郁小伙
 · 追梦
 · 为情举起了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