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新闻
放大镜
抑郁小伙
2020-07-22 14:22:00  来源:常州市检察院  作者:纪萍

  面前的年轻人清瘦白净,眼光躲闪,木然地供述着残忍的犯罪事实。提审中他始终没有抬头,声音微弱,简短地回答提问。腼腆的表情、矜持内向的性格跟他所实施的犯罪很不搭调,他所犯的罪名为抢劫、强奸、故意杀人犯,这三项罪都属于刑法条文规定中社会危害最严重、处罚也最重的恶性暴力犯罪。为什么一个文弱书生会沦为暴虐无耻的罪犯?带着好奇和疑问,再次提审了他,与他做了长达四个小时的对话,直到谈话结束他才抬起始终低垂的头:“能判死刑吗?快点判,快点死!”他释怀地大大舒了口气,似乎负重跋涉到了终点。

  高考落榜 自卑自责

  23岁的胡伟出身在一个富裕的小镇,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寡言少语的闷葫芦。胡伟秉承了父母的性格,极其内向,星期天跟父母在家都讲不上一句话。在老师同学眼里胡伟守纪安分,上课认真听讲,作业按时完成,从不跟同学争吵打架,放学后从不因贪玩忘了回家,更没有调皮捣蛋出格的行为,左邻右舍也都夸他是个乖孩子。

  胡伟弟兄仨,他最小。大哥大他一圈,因是老大,初中毕业就挑起养家糊口的担子,拜师学木工,吃苦耐劳,很快独立门户,在镇上开起家具店,生意一年好一年,在当地是个很有实力的老板了。二哥考入师范大学,在大哥的资助下完成学业,当上了中学教师,娶了个当公务员的媳妇。在邻里乡亲眼里,胡家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这年到了该老三胡伟薪火传承让胡家更上一层楼的时候了。

  胡伟是被中国高考制度快要逼疯的一代。他的成绩一直在中上位置,考上大学应该不成问题。没曾想,压力太大,高考没发挥正常,名落孙山。

  是否上大学,是否有大学文凭,在中国,是判断一个青年的优劣和决定他一生的分水岭:要么是读大学,找到一份体面稳定的工作,过上好日子;要么是上不了大学,就业生存受限制被歧视,一辈子在社会底层挣扎。一个中国家庭,从孩子出生到高中毕业,全家齐心协力奋斗20年,早已精疲力竭;一个中国孩子,从小学到高中,经历无数次分数高低、排名前后的折腾,活泼纯净、自信勇敢、进取拼搏,早已被消磨、扼杀得所剩无几。中国家庭在培养孩子上大学方面的付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得让孩子无法承担得起这份沉甸甸的期望,若是结果有负于自己和家庭的期望,就可能导致心理问题,甚至自杀,对学业要求高的青少年,自杀率比对学业无甚企图的同辈高得多。

  快乐的心情能使一盆菜成为盛宴。快乐是青少年茁壮成长的沃土,而在中国教育制度下的孩子们不快乐。快乐就是健康,抑郁就是疾病和痛苦。

  台湾著名漫画家朱德庸说:“对人类伤害最大的是心理疾病;现代人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自己的价值观,现代人所有的价值观都是社会给予的,都是符合众人期望的一个价值观。这是错误的。人之所以不快乐,就是因为他没有拥有自己的价值观,他的一切都是别人的标准,能快乐吗?”

  名落孙山、很不快乐的胡伟第一次否定了自己,感觉自己太无能,不如俩哥,因为他,让全家在亲朋好友、街坊邻里面前丢尽脸面(中国人的脸面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了),自责自卑,猫在家不出门,本来就内向的他愈加沉默寡言。悲观失落是抑郁症形成的主因。

  胡伟与父母很少说话,他想什么?今后想干什么?父母都不了解。俩哥成家立业,另立门户,各忙各的,家中没谁跟胡伟聊聊天谈谈心。由于性格关系他在学校也没有特哥们的同学可袒露心扉,啥事都在心里琢磨,逐渐形成了抑郁情绪。

  抑郁情绪与抑郁症是有区别的,大约50%的成年人一生中都会经历程度不同的抑郁情绪,通常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消失。当然,抑郁情绪的减弱、消失受个人素质、性格的影响,同时也需要外界的帮助。

  人们在发生抑郁情绪和抑郁症时,因为性格不同,素质不同而态度相异:有些人无畏地面对,有些人则表现怯懦;有的人遭受抑郁症严重打击后还能够重新站起来,而有的人却被轻微的抑郁情绪彻底击垮。

  独自闯荡 处处受阻

  大哥二哥在不了解胡伟内心世界的情况下,好言相劝,坚持资助他复读一年,希望他来年高考再拼一把。其实胡伟对自己很没有信心,认为复读了还是考不上大学,那样的话对家人更没交代了。 所以他勉强复读了几个月,就坚持不再去学校,独自外出打工。他想尽快自食其力,不再让家人养活自己。同时,他还有一个念头,就是躲避考上大学的同学,躲避过去的一切,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让自卑脆弱的心得以安宁。

  他应聘网络公司当职业玩家,他很喜欢这份工作,可以整天面对电脑不用跟他人打交道,因为他太怕跟人交流了。他说当职业玩家的一年是人生最美好的一年。可是,好景不长,一年后公司倒闭了。他梦想自己有台电脑,与世隔绝地漫步在梦幻世界。大哥二哥经济条件都不错,但胡伟始终没开这个口,他不愿给家人增加负担,要自己赚钱买电脑。

  很多时候,人们是站在正常的抑郁情绪和病理性抑郁症的交界口,轻轻推一下,他就跌进精神近乎崩溃的深渊;轻轻拉一把,他或许就能在某个方向成为天才。

  很多天才都有过抑郁情绪,如肖邦、托尔斯泰……音乐拯救了肖邦,他认为音乐的本质是“甜美的忧郁”,把淡淡的忧郁化在了黑白相间的琴键上;文学拯救了托尔斯泰,这个“困兽”把几近疯狂的念头转化成了千古不朽的篇章;他们是幸运的,他们都找到了发泄抑郁情绪的出口。

  “职业玩家”,应说是胡伟最理想的生存状态,荧屏面前,鼠标在手,沉浸在梦幻般的世界,或许他的抑郁情绪能把握在恰倒好处地的尺度,或许还能给他带来好运,发挥他这方面的聪明才智,从而消除抑郁情绪,转化成为心理健康的青年,而不至于发展为重度抑郁症患者。但是,很可惜,没有人知道他的抑郁状况,就连有能力解救他的哥哥们也袖手旁观;而他自己也无能为力把握职业方向,他自身的弱点和他的处境,让他必然、最终跌进监狱,要不就是自绝于这个他一点都不留恋的世界,自杀身亡。

  经老乡介绍胡伟来到离家几百里的城市一家工厂工作。他瘦高文弱,白面书生一个,在家最小,从没干过体力活,手脚很不利索。他上下班总是独来独往,从不主动与同事说话,同事主动与他交谈, 热心换来个冷面孔。在车间里,他在一帮子能吃苦耐劳、大大咧咧的工友中显得很格格不入。一次一位师傅无意间捏了把胡伟细长的胳膊说:“哎呀,小胡,你太瘦了!”就这么一句无关轻重的话,胡伟一直没丢下:嫌我瘦看不起人?那几天满脑子是三个字“你太瘦!”“你太瘦!”。他以这句话为依据,固执地认为周围的人都瞧不起他是因为他长得太瘦力气太小的缘故,外界微小的涟漪,都足以引起他内心的巨大波澜,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逻辑中,这是抑郁症患者典型的症状。

  专家认为:自身技能水平和整体素质较低,工作、生活始终处于弱势地位,性格内向的人易患抑郁症。胡伟属于这种类型的人。

  由于不善言辞,孤僻自闭,各方面处于弱势,在社会交往中感到处处受阻碰壁,他无法信任别人,逐渐丧失了沟通能力。他感觉生活很乏味,乏味是抑郁致命的情绪,它把你的每一天抹上灰暗的颜色,削弱你生活的动力,直到你感到疲倦、烦闷、自我放纵,胡伟的抑郁情绪逐渐转化为了抑郁症。

  性格怯懦 初恋夭折

  初恋美好而令人向往,初恋似乎是昏暗隧道里的一束光明,给胡伟走出灰色人生一线希望。

  同厂的王霞很喜欢不声不响的胡伟,性格开朗的王霞认为性格互补是最好的搭配,她主动接近胡伟,热情的王霞犹如一阵春风拂面,给冰冷脆弱的心灵注入了暖意,带来了快乐,那一阵,胡伟情绪开朗了许多,爱情能让沉寂的心灵起死回生。

  遗憾的是,刚刚点燃的生命火炬却又瞬间熄灭了。王霞说:“谈了半年多,都是我主动约他,他从没表示过什么,始终躲躲闪闪,连手都没拉过,一说话就脸红,总是没精打采,很沉闷。”胡伟的过于拘谨怯懦导致了初恋不欢而散。或许胡伟对王霞还没有砰然心动的感觉,所以对王霞的离去他没有太在意。不久,胡伟真真有了对异性那种冲动,他无意间结识了厂长的女儿小慧,这是一场发自他内心的真正的初恋,而这场单相思却死死扼住了他生命的咽喉。

  第一眼见到美丽大方的小慧,胡伟一阵心跳,手心出汗,脸颊绯红。他说比起王霞,他更喜欢小慧,她让我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和冲动,平生第一次为异性彻夜未眠,小慧的身影挥之不去。但是由于自己 “一无是处,没钱没地位,没有勇气向她表白,却又老是想表白,很压抑。后来她有了男朋友,我又始终摆脱不了对她的思念,太难受了。想想事事不顺,憋屈,就想自杀。买了几根大温度剂,把里面的水银全吞了,但一点没事。”这是胡伟的第一次自杀,情感压抑无着,他再一次否定了自己。

  为躲避感情上的郁闷痛苦,胡伟离开工厂回到家乡小镇,一时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无所事事的他对小慧思念与日俱增。大哥见小弟整日愁眉不展,想到他的自杀,就刨根问底地探明了缘由。长兄为父,胡伟第一次向大哥吐露了心事。大哥说放弃吧,不可能的事,别想了。胡伟说我做不到,在家呆了几个月,心情越来越糟糕,很难受,没工作没钱,没情感寄托,活在世上多余。

  心理学家认为:金钱是一种不带感情的交换工具,但它能激起很强烈的情感和心理冲突,手里拿着钱,就可以减少受到社会排斥的痛苦。

  更糟糕的是,情感失落的胡伟在物质上也很贫乏,之前几份工作收入都很低,至今兜里没几个钱。他感觉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成了折磨,无法从任何事物中感到乐趣,这是重症抑郁症最主要的症状。“如果把灵魂看成一块铁,轻度抑郁症可以将它锈蚀,重症抑郁症则会使它短时间内溶化的危险!” 重度抑郁症会让人崩溃,绝望、无助、悲哀、颓丧、自我怀疑、自杀念头……几乎所有病理性抑郁症患者的典型思维症状,胡伟一样不缺地都占有了。

  终于,一天深夜,他在网吧割腕自杀,幸好旁人及时发现送医院抢救而自杀未遂。之后直到案发的一年里,他始终在自杀和求生的矛盾中挣扎,犹如一具身心俱毁的行尸走肉,一个毫无前景和希望而言、等待执行的死囚。

  身心俱毁 残暴行凶

  极度抑郁的胡伟又回到原来打工的城市,他说一是想见小慧最后一面,二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杀,不想死在家里,不能让家人因为他的自杀背上精神包袱。

  “爱,也许不能征服一切,但它依旧可以征服死亡。”(普希金诗《假如生活欺骗了你》)遗憾的是,胡伟的四周没有一丁点儿爱。

  他象一只流浪狗,在大街上游荡,举目无亲。没有人搭理他,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更没有人洞察他有自杀和其他极端行为的迹象。

  临近春节,穿流的车辆,奔走购物的人群,他夹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漫不经心地向前,向前,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他没有想要去的地方,繁华都市的一切与他无关。一阵寒风袭来,他裹紧单薄的外套,竖起领子缩进脑袋,继续向前……他没回老家过年,温馨的大年夜,团聚的亲人竟然对他的缺场毫不在意,似乎都在冷眼旁观他的结局。

  在这个世界找不到一点快乐的胡伟,再次想到了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归宿。大年夜他关掉手机猫在网吧,小慧清丽的面容浮现眼前,他想伸手触摸她甜甜的笑脸,搂住她纤细的腰枝,他感觉身体在躁动不安,他打开了淫秽网页……

  虽然他无日不在思念小慧,却毫无勇气去找她见她,“难受得要命!又不甘心没见到她就这么死了。”梦中情人小慧拽住了他走向死亡的脚步,他在城市逗留了半年,期间找过两次工作,干得都不顺心。看不到前景,身心俱毁的他买了60粒安眠药全吞了。

  换上第一次见到小慧时穿得那件黑色体恤,他喜欢黑色,黑色代表抑郁。他躺在小旅馆的木板床上闭上了双眼,小慧的身影渐渐远去。谁知,昏天黑地睡了两天两夜竟然醒了。他跌跌撞撞下楼去了网吧,上网查询效果好的安眠药,结果查到一种美国产的特效安眠药,想买来试试,可兜里仅有20元,怎么办?

  他把手机当给旅店老板娘得了50元,到路边小吃店要了一瓶啤酒三个小菜,孤身独饮最后的晚餐。酒足饭饱的他回旅店路上经过超市买把锋利的裁纸刀,他要用暴力抢钱购买特效安眠药。乘着酒劲,一向胆小怯懦他敲开一客房门,锋利的刀尖直指开门的小伙子喉头,嚓!嚓!嚓!血飞溅,人倒地。一旁惊恐的女人哭喊:“别杀我儿子!”刀尖立刻指向手无寸铁的母亲,女人瑟瑟发抖掏出现金和银行卡。胡伟见女人模样俊秀顿起歹念,持刀威胁,模仿色情网上的动作肆意发泄兽欲达半小时。

  9平方米的客房弥漫着血腥恐怖,儿子奄奄一息,母亲痛苦哀求,胡伟泛起一丝怜悯却又转瞬即逝,凶残地持刀猛刺女人胸部脸部,杀人灭口。女人躲闪,刀刃刺入床杠折断,他操起枕头死死捺住女人脸部。机智的母亲抽腿猛踢血泊中的儿子。冥冥之中母子心有灵犀,儿子奇迹般苏醒,跃身按住暴徒……。2008年6月15日胡伟因抢劫、强奸、故意杀人罪(未遂)被依法刑事拘留。

  胡伟如实交代了作案时的心态:“反正是要死的人了,干什么,什么结果都无所谓。强奸,是因为想到都要见阎王了,还没玩过一回女人呢,所以就……被害人按住我的时候我就要求他杀了我,可他没有。”

  通常认为,抑郁症患者较多表现为自杀,所以人们会忽略除自杀之外,抑郁症患者还存在他杀等危害社会的暴力隐患。

  踽踽独行 缺失关爱

  鲁迅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

  试图探究案发前胡伟的内心:“这个世界就没有你留恋的人和事?作案前你想得最多的是什么?”

  他摇摇头:“只有痛苦!经常想起那些眼神,我考不上大学,后来又自杀,亲戚邻里都瞧不起我,那种眼光,连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都有。只有从小玩到大的堂妹小雯,从来没有瞧不起我的感觉,网上我只跟她聊,也只跟她发发短信,可她嫁人了,在很远的地方,我不再打扰她。

  也想过有一个温柔文静的女友,跟她结婚生子,有一个温馨的小家庭,我会好好待他们。这个美好的梦想靠我自己很难实现,感情上很难受。

  我从小没吃过苦,没累过,所以一直以来怕苦怕累,也就没有发展。我恨自己懦弱无能,也恨社会贫富不公,我也劳动,努力了却挣不了几个钱,有钱人钱多得花不了,我总是这么穷,被人瞧不起,活得很难受!

  22年的人生很失败,没有好好地真真地爱一场,人生就走得这么糟糕,活着毫无意义,向往到没人的地方,只有去死才能解脱。”

  太多的痛苦沉积在内心中,抑郁症就易发作。

  胡伟多次说到“很难受”,我询问他这种“难受”是什么滋味?他沉默了良久摇摇头:“说不清楚,无法用语言表达,你体会不到的那种难受”。其实,这种“难受”就是抑郁症患者内心的挣扎,这种挣扎是最终导致自杀和暴力行为的导火索。而这个时候,孤身在外打工,踽踽独行于茫茫人海,吃安眠药那次昏天黑地睡了两天两夜都无人问津,缺少亲情友情,没有归宿感依赖感,抑郁症日趋严重,精神趋于崩溃。

  “想离开人世,想死和想自杀,三者之间是有明显不同的。 大多数人都曾一次又一次地想要远离悲痛、突然消失、甚至离开人世,在忧郁的时候,许多人会想死,想改变所处的现状,从痛苦的意识中解脱,但想自杀需要一股狂热和一定程度的直接暴力。自杀极大的力量和强烈的意志,加上坚信眼前的惨状永远不会改变,还至少要一点冲动。” (《抑郁》【美】安德鲁·所罗门著,李风翔译,重庆出版社出版 第180页)

  精神病学专家说,胡伟具有抑郁症的典型症状:情绪低落,郁郁寡欢,常呆坐、呆立或默不作声。面临生活、经济、人际关系等压力,严重自卑、自我封闭,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健康的人格膨胀,人性中的恶轰然爆发,导致极端恶性事件,最终酿成悲剧。

  胡伟并不知道自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他说家人骗他去医院他很反感,因为他认为自己没有精神疾病。家人虽觉察到胡伟精神状况的异常,但由于缺乏精神疾病的常识,加之县级医院没有心理专科,也就没能得到及时治疗疏导。

  案发后采访了胡伟的家人,大嫂哭着说:“15年前我嫁到他家时小伟还是个孩子,很听话,从不惹事。真不敢相信小伟会去抢劫、强奸、杀人。他第一次自杀后我们好说歹说带他去了县医院,医生说没病。接到逮捕通知书后我们全家看了中央电视台的心理访谈节目,都说要是有电视里那样的心理医生开导开导,小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当中学教师的二哥很自责:“难得回家见个面,小弟总是很沉默,一个人呆在屋里不出来。感觉他心事很重,没高兴的时候,家里来人就躲进房间,很怕见人。我和大哥忙于自己的事业家庭,都没尽力与他沟通,不知他想什么,哎!现在说啥都来不及了。”

  大哥接到胡伟拘留通知书就火速赶到案发地聘请律师,他说小弟沦落到这一步,我们都有责任,不该让他远离我们外出打工,我们要尽一切努力为他争取从轻处罚。然而,胡伟涉嫌的三项罪名:抢劫、强奸、故意杀人,都是极端暴力犯罪,是我国刑法严厉打击的犯罪,他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鉴定结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鉴于胡伟的精神状态异常,为慎重起见,在审查起诉环节我们提请对胡伟做司法精神鉴定,以认定胡伟的抑郁症是否影响其刑事责任能力。这日,与本案承办人小赵一起押送胡伟到市精神病医院作司法精神鉴定。

  戴着手铐脚镣的胡伟神态平静,比起几个多月前我提审他时显得略胖了些。我说带你去作司法精神鉴定,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鉴定小组组长头发花白的徐教授和蔼地递给胡伟一杯水,与胡伟交谈了近一个小时。胡伟有问必答,坦然地叙说他工作失恋自杀等情况,说到强奸一节,教授这么发问:“你对异性一向很腼腆很矜持,但是为何你会犯下强奸罪呢?”他沉默片刻:“我也不明白我怎么干出这样的丑事,实在不想再说这件事……”他哀求地看了看教授,教授点点头转入其他话题。

  从司法鉴定所出来,走在胡伟后面,看着他瘦弱的背影,听着手铐脚镣发出“玎玲哐铛”的响声,不由道:“要跟爸妈通个电话吗?他们都很想你!” 慢慢抬起头,迷眼仰望久违的蓝天,眼圈红了,眼角滚下两行泪,低头长叹一声:“不要去打扰他们吧,谢谢您!”在案件审理中胡伟反复强调不要通知家人,以免伤害连累他们。他几次自杀都远离家乡,希望将给家人造成的伤害降到最低程度。看得出来,他爱父母和家人,残暴的他也善良而敦亲。

  “你被拘押四个月了,现在还想自杀吗?”

  “比刚来时好多了,不过,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想……”押送他到看守所铁门口,进门时他转身向我稍稍举起戴手铐的手挥了挥,我也向他摆摆手,他的状态似乎要好了些,但那双忧郁眼神背后的世界我仍然无法一览无余……。

  两个月后,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司法鉴定结论:“被鉴定人胡伟能清楚叙述,一般常识及理解判断力好,情绪低落,但未查及幻觉等精神病性症状,自知力存在。本次涉嫌抢劫、强奸、故意杀人行为时,意识清楚,动机、目的明显,知道其行为的后果,有辨认和自我控制能力,无精神病性症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据此,胡伟不能因患抑郁症而得到法律的从轻处罚。

  案头一边是胡伟的狱中家书:“爸妈、哥嫂,我是不孝的孽子,不值挂念。千万别给我请律师,钱留给妈住院开刀用……。”一边是惨不忍睹的案件现场及被害人被伤害地血淋淋的照片,两者的反差令人费解。

  提审时试探过他:“如果你闯进房间抢劫时,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四个人,或更多人,你是自动放弃犯罪,还是实施抢劫杀人?”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照样一个个地捅,因为我无所顾忌,我是想死的人。”多么可怕的回答,令人不寒而栗。

  抑郁症——这个在今后20年将上升为全世界第二大常见的疾病,让一个腼腆文弱而善良的小伙子沦为了厚颜无耻、惨无人道的凶犯。这起突发性的暴力犯罪,提醒人们:当我们疲于奔命追逐物质欲望的时候,请留点神给自己和家人以及亲朋好友的精神家园吧!

  胡伟因抢劫、强奸、故意杀人罪(未遂),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当务之急的课题

  “抑郁折磨人类的时间比战争、癌症、爱滋病加在一起都长。其他疾病和问题,从酗酒到吸毒,背后真正的祸首都是抑郁,抑郁症是排名首位的死因。”(《抑郁》【美】安德鲁·所罗门著,李风翔译,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第10页)

  抑郁症已不再是过去认为的是高智商人群的疾病,事实证明,各阶层各年龄段都有患者出现,不明原因的自杀很多与抑郁症有关。另外,因为抑郁症患者较多表现为自杀,所以人们会忽略除自杀之外,抑郁症患者还存在他杀等危害社会的暴力隐患。

  有调查表明,中国目前大约有抑郁症患者3000万,存在抑郁情绪的人高达30%,而其中只有5%的患者得到治疗。中国心理治疗的专业水平还很落后,好多心理病人只能找普通医生看病,而这些医生通常只是开一些镇静类药物了事。同时,因缺乏精神卫生知识,即便是平时一起生活的家人,也未必能发现身边的精神病人。所以,中国著名的抑郁症患者崔永元说:“我真替中国有心理问题的人担心。”

  “忧郁也许是人类无可逃避的恶魔,但爱、智慧与意志力的伟大力量,可以帮你走出绝望之域,那永远是神奇的一刻,美丽得不可思议。不看清恶,就不会懂得珍惜善;当你走过地域,就能发现天堂。”(《抑郁》【美】安德鲁·所罗门著,李风翔译,重庆出版社出版)

  全球畅销250000册的《抑郁》一书作者安德鲁·所罗门不仅是一位畅销书作家和抑郁症研究者,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就曾是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书中记载了他如何从身心俱毁的行尸走肉挣扎脱胎出来的刻骨铭心的痛苦经历,用亲身感受鼓励每一位患者和他们身边的人——怀着大勇气和大智慧,去发掘生活的美丽。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类疾病,如同感冒发烧一样普通,不必谈“抑”色变。抑郁症与抑郁情绪还有区别,大约50%的成年人一生中都会经历程度不同的抑郁情绪,通常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减弱、消失,人可以用自身的意志调节身体和精神上的失衡,自觉地克服轻微的抑郁情绪而不必接受治疗,对人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出现典型症状,除到专科心理咨询外必须采取药物治疗,以免延误病情酿成大祸。

  抑郁症所发生的事件随处可见,特别是在年轻人身上,目前首次出现抑郁症的年龄为26岁,比上一个时代早了10年。

  抑郁症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在这个人际关系趋于疏离、泛物质化功利化的时代,种种压力汹涌而来,学业压力的沉重,生存竞争的残酷,收入差距的眩目,社会变迁的焦虑,婚姻情感的危机,核心家庭的破裂,人际关系的势利……无处不在,挫败感、焦虑感与日俱增,由此导致的抑郁症已成为现代流行病之一。如何能具备面对落差,信仰坚定,不攀比不自卑;面对竞争,性格坚毅,不脆弱不焦虑;面对挫折,志行坚忍,不怨天不尤人的素质和胸怀,是摆在现代人面前当务之急的课题。

  编辑:潘登  

上下篇导读

 · 追梦
 · 为情举起了屠刀……
 · 十五年前的一个眼神
 · 前妻